青南纵情(组章)


    鸿颖

    大雪:飘落在心头的痛

    1

    寒潮封住雀儿河的嘴巴之后,肃穆的寒风一如悠扬的古琴声……

    在这激荡而委婉的无尽唱片中,阿须草原的雪开始狂舞或者撒野。

    一场连一场地,从寒光闪闪的岁月里纵横潇洒。那绝世的风姿飘摇在眼前,抑制起草原上那以往的激情。

    2

    宽广的天空一直板着难以揣摩的老脸。

    不停的落雪声撩乱我欢畅的心怀,喂养起一方寂寞。

    那漂白的河谷与原野,山岗与树木,一切都苍白得让人心悸。

    寒风总是擦地而过,磨砺着威慑万物的利刃。马路两旁来去蹿行的人群,像是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轻触着一步步的伤痕……

    3

    高原的凄寒这般漫长,在季节深处一直闪烁着神秘而悲壮的白光。

    就这样,梦一样的雪雾紧紧抓住天地间所有的翅膀,把阿须草原与群山缝合得无一隙光亮。

    不闻野狗的狂吼霸气,也不见乌鸦的傲慢风姿,唯有经幡的祝词抚平我心中的一切不安。

    可站在耀眼的光芒之中,我很担忧牛羊的手脚何时能摸到深过一尺的,那草原的心脏?

    4

    蹲坐在黑帐篷里,冰凉的手伸向火炉取暖,可不时想起那站在大雪之中继续颤抖的牛羊时,我心中不时会升起太多的痛楚和渴望。

    担忧中常常走出屋子,面对这白白的原野,一种浸透骨肌的感觉又牵动我太多的祈祷。总渴望有温暖的阳光,抚摸起我这冻裂的伤口。

    黄昏的草原

    1

    落日余辉温情地挥洒在墨绿的河秀草原上,晚霞映射出多彩的光线,收敛那最后的一抹绯红。

    黄昏的一角,微风轻轻抚摸着青草,山腰的松林间,乌鸦独泣,孤影渐长。

    处处孤单的影子,拾起一地的落寞,收拢寂寥的思绪,抖擞一身的疲惫……

    2

    黄昏伴着晚归的羊群,在牧人低调的小曲中走来,晃了几晃,罩盖了绵延起伏的深山,罩盖了无际的牧场。

    我站在河岸看着卓玛在背水,一道皱纹永远地镌在了额头,在黄昏的封锁里,我的心在寻找最后的归宿。

    无用言语,在黄昏的缄默里,草原上所有的背影都在上演,连同一匹公马,也跟着一匹母马的影子走远。只有我的心不曾凋落,像风中的羽毛,还在黄昏之外飘荡……

    3

    袅袅升腾的炊烟,像一个升空的仙女一样,甩着长袖飘远。

    灶头的阿妈,脸上挂着两粒烟熏出的泪滴,气急败坏地往灶膛里塞了两块牛粪,拿皮风袋压出一肚子的寒气。

    刚放羊归来的阿爸,还没等洗手便坐在土炕上抽起旱烟,吐出一口口长长的闷气。

    牛圈里挤奶的嫂子,正不紧不慢,把奶水往一个大塑料桶里攒。像一个个日子,黄昏把白天的心事往黑夜里丢落。 作者简介:

    鸿颖,本名李宏勇。1983年出生。青海同德县人。有散文、散文诗、诗歌、评论等作品散见于《星星诗刊》、《诗选刊》、《散文百家》、《散文选刊》、《青年文学》、《新世纪文学选刊》、《中国文学》、《文学月刊》、《散文诗》、《青海湖》、《散文诗世界》、《青春诗刊》、《山花》、《中国诗歌》、《中国诗人》、《美文》、《延安文学》、《青海作家》、《岁月》、《雪莲》、《梦岛文学》、《群岛文学》、《北都文艺》、《伊犁晚报》、《联合文艺》等多家报刊杂志。散文诗入选《年度中国散文诗精选》、《中外华文散文诗作家大辞典》、《中国散文诗人(2012年卷)》等多部选集;诗歌入选《中国当代诗歌选集》、《中国当代诗歌精致读本》、《中国西部诗歌大典》等多部选集。获有第二届“未来之星奖”、第五届“中国乡土文学奖”、“联合文艺奖”等20多余奖项。著有散文诗集《往事里淋湿的情怀》。系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会会员;青海作家协会会员;北土城散文诗群成员。散文诗观:利于记事,叙述情怀,主张惩恶扬正。

    通联:青海省海南州同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李宏勇

    邮编:813200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9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