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南的雪(二章)


    ◆鸿颖

    大雪,我说不出你的美

    千里的雪原,千里的寂寞,银光延伸处,欢腾的雪花波及谁的心灵?

    轻灵无骨的薄雾,拥紧苍茫的情怀,接受河流的献祭,纷扬着群山和树木,以及宁静的篷宇。

    大风裹挟着雪花,像蝴蝶一样飞舞。我牵动着雪的呐喊,身体像舞动的雪花一样,摇摇摆摆的行走,思想无比杂乱。

    行走在这场大雪中,纷纷扬扬落着几许难言的思绪和寂寞,越积越厚。

    在梦的边缘,上天在用六瓣白花编织着一个清冷与孤寂的摇篮。

    我一直沿用乌鸦的抒情方式,隐姓埋名于雪与大风之间。

    一次次看着圈内不断咳嗽的羊群,我一再拒绝这拥挤的雪花不断怒放。

    但是,以覆盖的形式继续降落的大雪,这偌大的洁白与飞扬的情景,还是一点点地,继续积压在心头。

    此刻,我所感叹的不是我的处境,而是这一群群牛羊永远都走不出的困惑。

    室内的沉默和父亲的一声声长叹,是雪天中突然坠落的情绪,也像这天气一样不断降温。

    面对这场雪,我只能用瑟瑟发抖的心灵,写下一段段没有句号的文字,其余的都是疼痛,是我不愿进入的噩梦……

    飘雪

    雪飞舞着,一片雾色霸道似的笼罩着天宇。

    朦胧是绝对的美丽,如你的眼眸,总是闪烁着醉人的光泽。

    飘雪似薄薄的轻纱,覆盖着片片深林,汇入那潺潺小溪。

    远山,零星几块儿白雪,在阳光的映照下,晶莹剔透,大地散落的几片雪花,在轻风中摇曳。

    在飘雪的寒意中走着,雪花飘摇的那一刻,不知我到底寄托了多少梦想。雪花厚重,如一粒夭折的种子在怀揣春天。

    大地展开着宽广而温馨的怀抱,娓娓不尽的雪花,成为飞鸿故土憨厚的信笺蝴蝶。

    雪街深处,依稀灯光昏暗。跳跃的一点光亮,点燃眼睛深处残余的渴望。脚步匆匆而又匆匆,飘雪润湿了发,滋润了眼,无奈的眼神瞬间变得澄清。

    是谁从遥远的苍穹走来,在季节的水湄把久远的往事深情地张望,仿佛要在这冬日的尽头,把所有的遐想变成一叶孤行的帆,一句洁白的诺言。

    满天飞雪仿佛是你安详的声音,让我静如一块石头。雪的花瓣编织了缥缈的梦,在无声里世俗的尘埃都已消失得无影。

    走出屋外,隐隐感到一丝凉意,昔日那很美的情节,像窗外的飞雪,在空中轻柔而美丽地飘舞,落在地上也久久不会化去……

    发表在《大庆作家》2011年第2期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91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