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尼干戈镇的冬季


    文/鸿颖(青海)

    1

    风吹送着风,打着旋,裹着一股股寒凉……

    雪覆盖着雪,肖然地,白里携裹着寒光……

    古老的马尼干戈小镇,像是一个裸露的婴儿,在雪水中泡洗着肌体,苍白的脸显出缺氧。

    大街上的行人和车辆、牛羊和野狗……像一粒粒细小的沙,在风雪的凛冽中缓缓移动着。

    2

    在这个冬季,雪一场接一场地下着,看来这种恶劣的天气还要延续很长时日。

    天地一片萧索。我的心情为之陷入一次又一次的寞落与哀痛。

    徒步在这厚过一尺的积雪中,所有浮动的面孔,炭火一样半暗半红。大风吹动着他们瘦弱的身子,就像吹动着一片干枯的叶子,寻觅一处温暖的角落。

    在山顶不时飘摇的经幡,像是身穿长袍的古人,沙哑着嗓子,吞吞吐吐地朗诵着一首绝唱!

    3

    刺骨的寒风,一阵急一阵地滑过我的耳边,像是阿爸的叹息,如此深沉!

    一直轻柔地浮旋在我不知所错、空洞无际的心房里。

    仰望中思索一些心事,一种压抑的情绪,溅起无边的寂寞与苍茫……

    从寂静到寂静,生活永远那么平静。

    而寒冷的深处,群鸟灵巧的翅膀,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街上乱蹿的野狗越来越瘦。那是一种可以触击心碎的悲凉。

    风雪中维持站姿的牛羊,颤抖着身躯,不知能承接多少饥饿的痛苦?

    此刻,所有的哀伤都在深邃的眼里底,像一幅虚构的画面一样,定格在时间的缝隙。

    4

    每当夕阳西下,那爱舞的雪花轻盈地扭动着身躯,凛冽的逆风开始疯狂起来,撩拨大地的白色衣襟,融解在这冰冷的暮色中,零乱的小镇驮起历史的意象,独自停泊在一些疼痛的内心。

    一群零散的乌鸦,在小镇的各处屋顶上扑棱着翅膀,他们的内心到底有多沉重?

    夜色深了,我紧关着的木门,被寒风搡得吱吱响动。

    街上无家可归的野狗的哭声已高过一切。被黑夜撞痛的身子一定在颤抖。

    夜半时刻,南木寺的海螺还是按时吹响,而我的内心,总是寂静无声。

    通联:青海省海南州同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李宏勇

    邮编:813200

    作者简介:

    鸿颖,本名李宏勇。1983年出生。青海同德县人。有散文、散文诗、诗歌、评论等820余件作品散见于《星星诗刊》、《诗选刊》、《散文百家》、《青年文学》、《新世纪文学选刊》、《青海湖》、《文学月刊》、《中国文学》、《散文诗》、《散文诗世界》、《青春诗刊》、《山花》、《中国诗歌》、《中国诗人》、《美文》、《延安》、《岁月》、《雪莲》、《大庆作家》、《群岛文学》、《联合文艺》、《伊犁晚报·天马散文诗专页》等40余家报刊杂志。散文诗入选《中国散文诗精选》、《华夏散文诗精选》、《中外华文散文诗作家大辞典》、《中国散文诗人(年选)》等多部选集。诗歌入选《中国当代诗歌选集》、《中国当代优秀诗人精选》、《网络诗歌精选》、《中国当代诗歌精致读本》、《中国西部诗歌大典》等多部选集。获有第二届“未来之星奖”、第五届“中国乡土文学奖”、“联合文艺奖”等20多余项。著有散文诗集《往事里淋湿的情怀》。系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北土城散文诗群成员。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9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