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 背 上 的 爱 情


    作者:赵有年

    下了几天霏霏细雨,那针扎般酷暑的威严锐减了许多,草原又恢复了她阴柔的面貌。

    雨中的草原,空阔拥抱着迷蒙,粗犷中平添了一丝妩媚。

    细雨中的草原清晨,空气特别清新。在朦朦胧胧的雨雾中,广阔的地平线,浅灰色的云,碧绿的草地和黛色的远山遥相辉映,构成了一幅草原的水墨画。

    有几匹健壮的骏马站在丘陵间的苍树下打盹。夏吾才让一早起来,就冒着霏霏飘扬的细雨,跨过了网围栏,踏进湿漉漉的草场,径直向马走去,抓他那匹格吉花骏马去了。他每迈出一步,从脚底下嫩绿的草面上激起的一片白花花的雨露,像是趟碧绿的河水给激起的浪花。

    草场边上坐落着一所住房、暖棚、围栏、种草基地建设齐全的牧家小院。精致的小屋里,角毛奶奶正在做早饭。关加爷爷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奶茶,边喝奶茶边揪着膀子喃喃地默念着六字真言,张望着细雨里的孙子。帐篷中间的炉灶上的铝锅里煮着牛肉,正咕嘟咕嘟地翻滚着,小屋里肉香四溢。

    “老太婆,眼看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赛马会。转眼间就过了八十七年了。唉,时间就像飞鸟煽动的翅膀一样快呀!”

    关加爷爷叹息道。

    “可不是吗。这八十七年的时光就像一场梦,我们的人生可谓是喜忧参半了。”

    角毛奶奶如有所思地说道。

    “忧比喜多些呀!”

    “赛马会像草原的年轮,我们就是数着一年又一年的赛马会慢慢变老的。赛马会是草原的节日,也是英雄的节日,可在争夺英雄的欢乐中带给人的悲痛只有我们遭受过不幸的人才能品尝得到它的滋味了!”

    “别说了,大清早的说这些沮丧的话你不烦心吗?”

    “可明天又是一个争夺英雄的节日,我怕呀!当年我和我已经死去的孩子在争夺英雄中所遭遇的不幸,还深深烙在我的记忆里不可抹去呀!现如今这个命运又一次轮到了我孙子的头上了。”

    “老头子,我求求你,你就甭提那事了好不好!”

    说着角毛奶奶悄悄抹起了眼泪。

    这对老夫妇在这片静默的草原上生活了八十多年。从生下的那天起,他们便生活在这片草场上,八十年来他们几乎是在马背上度过的,骑在马背上赶着白云走,追着太阳走,冒着风雪走,马背上颠簸,马背上变得沧老,马背上他们的人生穿越着激流,蕴含着喜忧参半的人生经验。马背上较量,他们赢得了朋友,也招来了仇人;马背上他们品尝到了爱情的甜美和温柔,也经历了生离死别的痛苦。

    老两口年纪随那么老了,但身板还是那么的硬朗。本来早就升天了,但他俩好像永远舍不得这片草场,仿佛便与死神抗命,在这连绵的山川里,迁着大雁般飞落的黑帐篷,驾驭着羊群,追赶着太阳游荡在天边,伴随着《赛马英雄》美丽的神话守护着草原。马背给了他们生活的希望和勇气。早上睁开眼一骑上马背,他们又感到了生命的力量。马背就像不灭的信念,支撑他们从孩童走到今天。在这天年之际他们还不辞别草原和马背的唯一信念就是那个冒着细雨去牵马的青年——夏吾才让。

    夏吾才让的父母——老人的儿子和媳妇,在二十年前相识相爱后,很秘密的背着两家的父母发生了暧昧关系。有了孩子后,却遭到早把女儿许配给方圆几百里有名的富豪人家的女方父母的极力反对,还有富豪家那个儿子的插足和阻碍,仍没有把两个相爱的青年拆散。最后,富豪家的父母和女方父母商榷决定,由富豪家的儿子和老人的儿子在赛马会上争夺英雄,决定他们的爱情和命运。最后富豪家的在赛马会会场上使诈,老人儿子的骏马在跑道上驰骋时,马蹄踩到了撒在跑道上的铁钉,老人的儿子从马背上掉下来摔死了。见到自己心爱的人死去,女人遭受了极大的痛苦,在悲痛之余想服毒自杀,却关心到腹中的婴儿,忍辱负重地嫁给了那个富豪的儿子,等腹中的婴儿生下后,女人又把婴儿偷偷地抱出来托付给两个老人后,投河自杀了。老两口就挤家中驯养的那头母鹿的奶,才把那个遗孤抚养长大成人了。因为是母鹿养大了这个苦命的孩子,老两口就以母鹿的为名,给他取了个吉祥的名字,叫做“夏吾才让”。

    转眼间,他变成了一个强壮、英俊的小伙子了。

    夏吾才让的童年生活几乎是在马背上度过的。

    那时,眼前的草场不属于他们家,是生产队的。生产队的草场一年四季有明显的划分,通常分春、夏、秋、冬四季牧场。在各个季节里,他们严格地按照生产队划分的季节牧场放牧。夏季放牧上高山,春秋返回山腰间,冬季赶畜去平川。他们赶着畜群,像剃头一样,一片一片地采食。

    夏吾才让降临到这个偏僻的尘世,便在他爷爷的怀里开始了马背上的生涯。在夏冬季节草场的长途迁徙中,奶奶便在马背上吊两个柳筐,一边的柳筐里装下与他相等的家饰,一边的柳筐里让他坐在里面,他在那种铺满羊皮的柳筐里,或逗乐,或酣睡,往往一连晃悠数天,马背成了他童年的摇篮。及长至两三岁,爷爷便在马鞍上给他留下一点位置,让他骑在爷爷的前面,算是正式开始乘骑在马背上了。等他长到十三、四岁,爷爷为他挑选一匹乘马,开始独立驾驭骏马,真正开始了马背上的生活。等至初长成人,便乘骑远牧。广阔的草原为他提供了天然的练马场地。在放牧的间隙,几个伙伴相聚,翻上跃下,扬鞭疾驶,以马术取乐。慢慢他们练就了马背上的精湛技艺。故每遇上如春节、婚礼、赛马会等节庆场合,他们开始趁其机会当众献技了。尤其是一年一度的赛马会,夏吾才让更不会放过的,他乘骑着那匹心爱的骏马,在骑手云集,龙驹相聚的人群中大显身手,与同伴互争高下。

    骏马是他的伙伴,马背是他温暖的摇篮和欢乐嬉戏的场地。

    回忆间,夏吾才让牵着他心爱的骏马回到了小屋前。其马体小、头直、颔宽、目聪、唇薄、蹄圆、肌腱明显;腰部滚圆、四肢粗壮结实、四蹄坚硬,头耳较短,尾巴较细;毛色纯青,全身布满银元般大小的花斑,如同穿了一身花衣裳;走起路来昂首扬蹄,平稳优雅;神色性情暴烈,桀骜不驯。

    “才罗,藏彦说明‘骑马爱骑格吉花’,相传此马原为天神在西海海心山所养之神驹,后因格萨尔大王统帅岭国兵将南征北战、斩妖除魔的英雄壮举感动了天神,天神就给格萨尔王及其男女六十员战将每人一匹,使他们在南征北战、斩妖除魔中如虎添翼,遇山如履平地,遇河无须搭桥,连日征战而不知疲倦,越战越猛,连战皆捷。格吉马是先人流下的神驹。”

    爷爷讲着格吉花的传说的时候,眼里充满着骄傲和自豪。

    “格吉花马数量有限,它的身价比一般马的百培,在旧社会里就算是有钱人家欲购也往往不能如愿。所以,当牧人买到一匹格吉花马,常如获之宝。不是党的政策好,就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家,过去头人的塔瓦,只有眼馋的份儿了。现在多好啊!在太阳般温暖的共产党的关照下,如今我们普通人家也享受起了这份荣誉。”

    老爷爷见孙子把马拴在屋前的拴马桩上,进了屋坐在灶堂前,接过奶奶盛给他的喷香的奶茶,边烤火吃起了早饭。爷爷蹒跚地走到土炕边的柜顶取下一付用整个木墩精雕而成的马鞍,坐在门口擦洗了起了。

    马鞍雕刻的十分精致。前鞍桥和后鞍桥两端皆包有鲨鱼皮,并镶嵌着耀眼的银质和铜质的泡钉;马后蝤上还套着珍贵的野驴腿皮,鞍垫上织着五色花纹,马蹬上涂有防锈珐琅。连鞍翼、肚带、稍绳也是香牛皮裁制而成的。

    “才罗,我们爷儿仨人三代单传,可你跟上了好时代,现如今你想要啥应有尽有。你知道吗?在我年轻的时候,只见到过头人们住豪华的房子,乘骑格吉花马,备这样精致的马鞍。那时头人们骑着格吉花马从我们的眼前经过,那个气派,甭提有多威风。唉!人盼幸福木盼春,我老头八十多岁天还不收我,我见到了社会的变迁,值了,值了!”

    “好了,好了。你就让我的孩子好好吃一顿饭吧!”

    奶奶给夏吾才让添加了奶茶,捞了肉盛放在灶膛前的方桌上,起身出去放牧去了。

    夏吾才让在风雨里生长的。

    他从小跟着爷爷奶奶赶着牲畜,追着太阳,游荡在延绵的牧场上,把皮肤晒得黝黑黝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黑亮的大眼睛就像一潭清泉一般清澈。体魄硬朗,肌腱发达,腰板挺直,长得像棵高山上的青松那样高挑而又挺拔。面容清瘦,眉清目秀,鹰钩鼻,薄嘴唇,再加上面颊上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显得精神矍铄,和蔼可亲。生就了一副好身板,标志的随便穿件衣服就能体现出他的健壮之美。可由于他所喜欢的姑娘没有答应他的求爱,神情里布满淡淡的忧愁。

    奶奶出去不久,屋外传来牛羊的鸣叫声。

    夏吾才让匆匆吃了早饭,也出了小屋。他走出小屋时,奶奶已经把牛羊赶进了草场。天空里还飘着的霏霏细雨,酥油一样滋润着广阔的牧场。草场上雾气腾腾,丝丝缕缕的雾云像精致的丝绸一般在碧绿的草场上曼舞,羊群像精灵似的在妙曼的雾气里悠闲地徜徉。

    夏吾才让站在小屋门前,向草场张望了一阵之后,走到他心爱的格吉花马跟前,抓起马尾,从口袋里拿出从镇上买来的各色丝线辫起了马尾。

    “咯哈哈,咯哈哈......”

    这时,从离他家不远的乡村公路上,一个叫扎西东智的小伙子骑着一匹装扮一新的枣红“浩门马”,故意让马摇头摆尾,耍着威风,吆喝着飞过了他家屋后的那道丘陵。

    见到他的情场或赛场上的对手,夏吾才让的脸上掠过了一丝不安,神情里布满了淡淡的忧愁。他的这些内心细微的变化,坐在他身边收拾马鞍的爷爷给看透了。 “孩子,我给你讲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吧。”关加爷爷拾掇完那付精致的马鞍,手里拿着镶银的鹿角烟壶,打开壶盖往左手大拇指甲盖上倒了一点鼻烟,对准鼻孔猛吸了一下,然后痛痛快快打了个喷嚏,擤了擤鼻涕,抹了抹眼泪之后说。 “爷爷,又是格萨尔王赛马英雄的故事吧?” “不是,是爷爷我的。” “是吗?有关您的故事,那一定很美吧!您从来没有提过关于您的往事,您快讲吧,我喜欢听。”

    夏吾才让继续用彩色丝线辫马鬃,便催促爷爷道。

    爷爷讲:爷爷小时候是鲁藏头人的塔瓦。那时,这片草场是鲁藏头人家的,爷爷就在这片草场上给鲁藏头人放牧。我们一年到头在风里雨里给他家放牧,吃苦受累,可他连一点酥油都舍不得给我们吃,一年四季我们都吞吃劣质的糌粑度日。好在草原上还有猎物可狩,冬天我们背着猎枪悄悄进森林狩猎物来改善生活。如果,运气不好被头人知道了,把我们辛辛苦苦打来的猎物也会没收去归自己所有。唉,藏彦道‘没有比野狗更贪吃的,没有比旧社会的官更凶残’ 的呀!他们不但不让我好一点的吃食,还像牦牛抢食老鼠的储粮似地从我们头上使劲压各种苛捐费。他们高兴了可以把我们当做礼物赠送或者卖给别的头人。挨打对我们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就跟着我可怜阿妈从一个头人家卖到另一个头人家,经过了许多辗转,吃过许多苦,最后在我十三岁那年,把我和阿妈被卖到鲁藏头人家。之后,我阿妈得了一场大病也离开了我,我就成了没有娘的孤儿。从此,我就在鲁藏头人家管家的皮鞭下讨饭吃,一天三顿打,打完了再给我些连狗都不吃的东西充饥。我们没有一点的人身自由,我们是头人家里会说话的畜牲。可活得再苦再累,我们也得活下去,谁能轻而易举地放弃生命呀!等我长到十八岁就有了力量,也出落的健壮英俊。于是,鲁藏头人再也舍不得卖了,就把我当做他家的壮力使唤。我总算在这片草场上扎下了根。

    那时,鲁藏头人有个和我一般大小的公主,长得比仙女还好看。她好看得让女人见了嫉妒,男人见了流涎水。可我们见了她只有偷偷看她一眼的分了,对她的美貌哪敢有非分之想。可是,有一天老天给了我一次近距离看她容貌的机会。那是一个草原最美的季节。当时我在头人家的夏季草场放牧,快到下午时,我在阴山坡上找了一棵大柏树,坐在树下乘凉休息。此时,羊群在草场上悠闲地啃食肥美的嫩草,也没有发现饿狼袭击羊群的迹象,见天空也晴朗,我就放下了警惕睡着了。昏昏沉沉中我忽然听到一个女孩呼叫救命的声音,我仔细听辨后知道那声音的确是离我不远处传来的。我当时来不及多想,翻起身随手拾起放在身边杈子枪,循声跑下丘陵时发现,一只狼升着一尺多长的舌头,恶狠狠地把那姑娘挡在前面,做好随时向那姑娘身上扑去的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饿狼向那姑娘身上扑去的挡头,我瞄准了饿狼的头部开了一枪,饿狼从半空落下,撞翻了那姑娘后怅然死去。我跑到姑娘身边的时候,那姑娘由于害怕过度,昏死在饿狼的尸体下,饿狼的鲜血染红了姑娘美丽的长袍,还发现在她的身边散落着一地美丽的鲜花。

    我把狼的尸体从姑娘的身上搬开时,才看清躺倒在狼血中的姑娘竟然是鲁藏头人那个美的让人眩目的公主。原来,公主随着头人们来夏季草场避暑,逞大人不注意,她一个人跑出来在草场上采摘野花,碰巧遇上了正在产狼仔的母狼,于是,饥饿中的母狼才向她进攻的。

    没过多久,头人听到了枪声也和仆人们一起闻声赶到了现场。他们来到我们身边时,我正在掐人她的中,极力抢救公主。没过多久,公主也苏醒了过来。于是,我就低着头跪在头人的面前等待头人的发落。等公主的意志完全清醒后,头人看了我一阵就要求我抬起头来,我遵从他的使命,就慢慢抬起了头。那时,头人就问我是哪个头人的手下的。我说我是他手下的仆人,就在他足下的草场上放牧,半个小时前,听到公主救命的呼叫声,从丘陵那边跑过来时发现狼向公主扑去,于是我就向恶狼开了枪,打死狼救下了公主。

    头人听完我的叙说后,用温顺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就让随从而来的仆人们扶着公主回营地去了。当公主离去时,转过头来用火辣辣的目光看了我几眼,也就在仆人们的搀扶下跟着头人走了。我平生第一次看见头人温柔的目光,顿时我觉得温暖的春天回到了人间,我那充满苦难的心头掠过了一丝温暖。

    那次,和头人的女儿的偶然相遇,给我带来了好运。

    没过多久,管家叫我去做公主属下的伺仆。就那样我就成了公主屋里的男仆人。从此,我有漂亮的衣服穿了,吃食上也有了明显的改善。从每天吃劣质糌粑变成了顿顿有细面,餐餐喝牛奶。可公主以我为她的救命恩人,不让我干苦活。每当天气晴朗的下午,就让我牵着两匹走马,来到草场上陪她骑马兜风。让我教她骑马,还让我在马背上表演骑马竞技,逗她开心。久而久之,公主竟然向我产生了爱慕之情,时不时骑在我的前边,让我抱着她倩倩细腰,让马在草场上疾驶,跑着跑着她就把手伸到后面抱着我的头,扬脸用花瓣般美丽的唇吻我。后来,我们就那样无拘无束地相爱了。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天晴天阴,傍晚时分,我俩都骑着一匹骏马,飞驶在草场上,那成了当时这片草原上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我和公主生死相爱的时候,其他头人派来的媒人络绎不绝地到鲁藏头人家向公主提情,可公主没有答应任何一个头人家的求婚。她依然到傍晚叫我出去,骑在我的马背上与我享受爱情的甜蜜。晚上还悄悄给我留门,我就成了她的常客。可我们正在尽情享受爱情的甜蜜与温馨的时候,鲁藏头人发现了我俩的暧昧关系,凝然做出了强行把女儿嫁人的决定。就在关键时刻,那公主也做了一个大胆决定,她要求鲁藏头人在所有向的求婚的头人的儿子和她自己相爱的男人举行一次赛马会,在走马、跑马、拾捡哈达三项赛马技中,连胜两项者就有资格娶她为妻。

    公主的这一决定,可把我给愁坏了。当时,那些有钱有势的头人的儿子们日日都骑着名马在草场上练马。作为头人手下的塔瓦,我连个住宿都没有,去哪里弄匹马来参赛呀!赛马会前夕,我心急如焚的时候,公主卖了她的一件价值连城的首饰,托人从四川卖来了一匹格吉花马,秘密地派下人给我送来,还向下人捎话嘱托我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片真心。好在那时我为讨好公主的开心练过无数次马背上的竞技,练就了一手马背上的功夫。

    赛马会那天,我穿着头人女儿早就给我准备好的藏袍,牵着那匹格吉花马走进赛马场上的时候,把头人们都给吃了一惊。一来我穿上那件崭新的藏袍而突显出来的阳刚之美。虽然,我那时穿的袍子不及头人儿子们袍子的华丽,可我天生阳刚之美,把他们的傲慢阵势压制了下去。二来人人都惊奇我一个塔瓦也能弄到一匹价格不菲的格吉花马。更使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我一个给头人放牧的塔瓦在马背上有过人的竞技,我在那天的赛马会上马背上的三项竞技都全获第一。可就是那次的赛马会把我推上了人生的浪尖,我的人生从此进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赛马会结束后,鲁藏头人得知我那格吉花马的来龙去脉,打算派人夜里把我悄悄谋杀。这个消息被和我睡在一个畜圈里的老塔瓦知道后鼓动我连夜出逃。我还清晰的记得那个老塔瓦当给我说的话。他说:孩子我们曾经经过多少风雨都不曾害怕过,现在到了人命关天的时候,心中有再大的仇恨也不能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孩子我相信你是匹骏马,骑着你心爱的骏马出逃吧!只要保下自己的性命,以后什么都会有的。于是,我就骑着头人女儿赠送的骏马连夜从鲁藏头人草场逃跑出来,去了远方的查干草原,才保全了自己的性命,活到了现在。

    爷爷讲完在旧社会里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那则凄美感人的爱情故事后,流下了几滴混浊的眼泪。他用长满老茧的粗糙手掌揩去脸上的眼泪之后补充道:“解放后,我又朝着月亮升起的地方回到了这片草场。政府知道了我当年的经历后,从鲁藏头人手里没收了这片草场,让我在这片草场上放牧。从此,我彻底农奴翻身做起了这片草场的主人。”

    “刚解放那时,我们这里依然很贫穷。在我的记忆里我没有吃过所谓的大米白面等细粮,要吃到这些细粮我们必须拿着购物券到几百公里以外的县城购买。那时,我们这里没有通往县城的公路,也没有车,更没有钱,只吃糌粑。没有电灯,更没有电视,我们对外面的世界是一无所知。外面的世界究竟怎么样对我们充满了好奇和幻想。解放后,这里才慢慢发生了变化,特别是改革开放后,草原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草场归个人所有了,黑帐篷变成了宽敞明亮的砖房,也有了太阳能照明。改变了我们曾经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实现了过上基本定居的日子。天然的草场变成了围栏化,还有了牲畜暖棚,实现了国家在牧区实行的六配套建设。近几年,还在全省范围历代没有实现过的减免征农牧业税,困难地区的农牧民享受着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乡下也通了公路,我们不再步行回县城。大米白面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我们是旧社会头人眼里会说话的牲畜,你们是新社会自由民主的公民。在现在文明的社会里,只有你使出自己的本领,按着华姆的要求夺取冠军,赢得华姆的芳心,富人夺不去她,强盗抢不走她,她能做得了自己的主。”

    听了爷爷那段的凄惨的爱情故事,得到爷爷的鼓励,夏吾才让的胸腔里的那颗忐忑不安的心放了下来,也增强了勇敢面对美好爱情的信心。

    两年前,夏吾才让爱上了一个名叫华姆的女孩。那女孩面如皓月,纯如花瓣,目如明星,身如修竹;生性温柔,而又贤惠聪明。仅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畅,听她说话使人的五脏六腑被用熨斗熨烫过似的舒服。只因为她太美丽,像鲜花招惹蜜蜂一样招来了许多追求者。于是,姑娘迟迟下不了决定究竟去爱谁,也不想得罪每一个追求者,更不想所有追求她的青年为她发生冲突而酿成悲剧,最后姑娘就决定以赛马择婿的方式决定自己的爱情。于是,青年们都尊重女孩的选择,按着传统的规矩,选择了炎夏六月十七为赛马会。

    这个消息两天前的那个夜晚,是那个姑娘来扑夏吾才让的约会时告诉他的。

    那天晚上,夜空非常晴朗。

    湛蓝的天空上悬挂着一轮纤纤新月,月光像水一样倾泻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草原在银白色月光的装饰下,显得无比柔美。微风轻抚着美丽的牧草,草原上飘来阵阵醉人的花香。在如茵的草丛里小小流萤快乐的展开翅膀,闪闪烁烁,或明或暗地散发着它的光芒。

    夏吾才让骑马来到华姆家的草场,在离她家很近的地方,把马拴在一棵大树下,他也盘腿坐在那棵大柏树下如毯的草滩上,横握着一支短笛吹奏起一曲优美的曲子。通过悦耳的笛音传递他的心声:百灵放开嗓子歌唱,是草原上的金盏花开了;骏马欢快的奔跑,是草原上的水草肥了;我有吹不完的笛曲,是因为我爱姑娘太深了。

    悠扬的笛声,轻轻飘过肥美的牧场,飘进星光下的静默的小屋,久久飘荡在华姆的耳畔。她得知是善良英俊的夏吾才让深夜来约她,她心坎里的喜悦像花一样怒放了。

    过了许久,华姆踏着柔美的月光,循优美的笛音,缓缓向夏吾才让走来。华姆走到夏吾才让的附近,可并不走近他,在离他不远处站住,从地上采摘了一朵野花,用两脚在草地上来回划着圆圈,用手不断地揪着花瓣。

    夏吾才让吹完曲子,收起短笛,站起身,来到华姆的面前,轻轻握住华姆的小手,开口说道:

    “你来了?”

    “嗯。”

    华姆羞答答地答道。

    “这些天你过得好吗?”

    “还好。你呢?”

    华姆羞羞答答地说。

    “鲜花醉人的芳香,勾去了金蜂的灵魂;姑娘美丽的容貌,夺走了少年纯洁的心灵。”

    夏吾才让随口用了一首拉伊的词表达了自己的心声。

    女孩一直保持沉默。

    “没有奔跳的獐子,松石般的林子很寂寞;没有欢快的骏马,青玉般的草原很寂寞;看不见美丽的姑娘,少年我心里很寂寞。”

    夏吾才让依然用拉伊词表达他内心的感受。

    听了夏吾才让向她表达心声的拉伊,华姆感到了很内疚。于是,她就悄声哭了起来。过了一阵后,她慢慢从夏吾才让的手里抽出了莲花般美丽的小手。转身走到树下,把身子靠在柏树上,喃喃地说道:“唉!如果世上只有你和我,我一定会坚定不移地爱着你,就如水中那双生死不移的鸳鸯一般相伴你终身,又似山头那对草鹿似的相随你一生。可我是魔鬼,像块臭肉招来了一堆苍蝇,招惹了许多青年。如我应了你就伤了他们,随了他们中的一个可又伤到你。我也好为难呐!”

    然后,华姆又悄悄垂泪哭泣。夏吾才让就站在一旁默默看着华姆美丽温柔的举动,突然说:

    “音妙似天际福音,词美似妙音欢歌。人美似天湖里的花朵,小雨儿越下我越爱她。”

    听到夏吾才让轻唱的情歌,姑娘就悄悄离开了夏吾才让,踏上了回家的路。走到半路,女孩也给他唱了一首情歌给了回话:

    “草原上的那匹白龙马,是加查大将的坐骑;若不等他回来,就不敢把鞍子放上马背。炎夏六月十七的赛会,是格萨尔王的象征,若不见争夺到格萨尔王的美名,就见不到你日思夜想的姑娘。”

    夏吾才让听完爷爷的故事,又想起了自己的心思,就默默地发了一阵愣。

    等到云散天晴后,夏吾才让就装扮好了他那匹格吉花马,备了那付用整个树墩精雕而成的马鞍,把爷爷递给他的大红彩绸系在马头上,穿上自己那件彩绸藏袍,告别了年迈的爷爷和奶奶,骑上心爱的格吉花马,翻过草场那边的丘陵,向赛马会场奔驰而去。

    届时,草滩上各种鲜花诱的花蝶妒意浓浓,整日里围转着花儿发出的嗡嗡声,使人身心狂躁。草原上的骏马蹄儿痒痒。牧人们穿着节日的盛装,或骑着快马,或乘着牧牛,带着帐篷和食物,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置起的白色帐篷就像一夜细雨催生出的白蘑菇,遍布草滩的四周。祭祀大地神和山神的煨桑台上柏烟以及炊烟,袅袅地升上天空,宛如是精致的丝绸在空中飘荡。商人们在集会场地上搭起了临时的售货棚,转眼间变成了一个“草原城”。人来人往,马嘶牛叫,到处是一派热闹气氛。牧民们精心喂养的骏马在成千上万人的注目下耐不住性子激动的奔跑。骑手的家族成员,以及所在村民会的民众,企盼求胜的心情犹如煮沸的茶水,在胸膛里翻滚着,仿佛让人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夏吾才让牵着他的那匹格吉花马来到会场,找到他的伙伴们或着竞争对手们,从马背上卸下他的行李,准备和他们合伙住在一起。就在这时,随着人们的呼唤声,一匹枣红的“浩门马”在人群中扬长而去。那正是比夏吾才让前脚到赛马会场的扎西才让。他那赛马前展示的小跑,引得了牧民观众的呼喊。一阵小跑之后,他见到了夏吾才让已到了赛场,骑着马来到夏吾才让前面,故意勒马的缰绳,让他的马摇头摆尾,蹬蹄嘶鸣,卖弄他那匹马的威严。

    可夏吾才让不理睬扎西才让故意挑衅的举动,依然我行我素地往帐篷里搬自己的东西。

    这时,其他伙伴见到扎西才让故弄玄虚,就说道:“哈哈,扎嘎走路朝前看,做事往后想。是马是驴我们明天在赛场上遛遛不就知道了吗?!”

    这话才压制住了扎西才让向夏吾才让挑衅的举动。

    当夏夜的星星布满天空,夏吾才让和他的伙伴们准备休息时,扎西才让喝得醉醺醺的又来到夏吾才让就寝的帐篷,借着醉意挑衅说道:

    “华姆是我的,华姆只能属于我,你们从我手里夺走华姆,除非乌龟身上长毛,中性女人能生孩子。否则,你们就甭做白日梦。哈哈,就你们这些昔日塔瓦的后代,还想从我鲁藏头人后裔的手里争夺娇妻,那是做梦,做梦……”

    扎西才让的一番无礼的醉话,搅得夏吾才让心烦意乱。于是,他一个人悄悄溜出了帐篷,走上一个小山坡坐在柔软的草滩上,吹奏了一阵笛子,使吹奏笛子舒缓了布满他胸膛的忧愁。然后,他坐在草滩上观看起了草原赛马会的夜景。

    此时,草滩上燃起的牛粪堆如星星一样繁多。帐篷、帷幕、伞盖、滩席、简易饭店、小摊点栉比鳞次,连成一片。从各个帐篷和摊点开亮了电灯,点点滴滴,闪闪烁烁,草滩一下子变成了帐篷城。赛马会的夜晚,是亲朋好友聚集在一起谈心交流最多的时候,同时,给未婚的青年创造了一个寻找情侣的最佳机会。青年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的,这时候青年们找到自己心爱的姑娘。在月光下,草滩上,把心爱的姑娘揽在怀了,倾诉着被此对对方的爱慕和思念之情。从此,一对深爱的情侣可以私定终身,做成最佳伉俪。老人和孩子们围坐在说唱艺人的身边,如饥似渴的倾耳细听,用心感悟着《格萨尔王之赛马称王》的故事,显得百听不厌,如痴如醉。

    等他回到帐篷后,他们谁都不谈华姆,也没有人去找姑娘谈情说爱。在赛马会结束以前,谁都不打算去找第二个姑娘谈情说爱。赛马会结束后,只有获得冠军的那位有幸赢得华姆的垂爱,正大光明的娶华姆为妻。其他的人才会去做另外打算,谁也不嫉妒谁,谁也不嫉恨谁。这是他们早就定下的规定,也是草原新社会下预定而成的新民俗。

    第二天,赛马会预期举行了。

    参赛的都是巴滩草原上英姿勃发的青年牧民,参赛骑手披着哈达、彩绸,马头上还簪有鹰翎、雁翎、孔雀翎,马尾也红红绿绿,飘飘洒洒。在赛马之前骑手们都去祭山神,草原之神,马神等神灵,骑手们围着巨大的焚香台恭恭敬敬地转上三圈,又接受了一位身穿袈裟的老者的祝福,老者用孔雀毛蘸着金质酥油灯里的圣水洒向骑手,预祝赛马成功。

    赛马对每个赛手是一件光荣的事,骑手一进入赛场都要全身心的投入比赛,尽一切努力争标夺魁,为自己取得光荣也取得对手对自己的钦佩和尊重。比赛即将开始时,近百名骑手身着薄薄的黄色缎子藏装,头戴饰以雁翎,外镶红黄布面缎,太阳和月亮型的毡帽,如王子一般高居马背贴着马头拉紧缰绳,整装待命。

    一场文艺演出之后,紧张而激励的赛马项目就开始了。此时此刻,美丽的华姆打扮一新,坐在观众席中等待冠军的产生,她的心也在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首先举行的是“跑马赛”。

    随着裁判员的一声令下,赛手们抖动缰绳,两腿猛夹马肚,一匹匹骏马像离弦之箭,猛蹬前蹄,昂首疾驶,你追我赶,奋勇驰骋。赛场里只见,骏马们长鬃飘动,彩尾抖起,四蹄腾空,汗珠飞溅,鞍上金光银光交辉,地上草屑尘土飞扬,被马蹄震得整个草原都似乎在颤抖。

    起先,扎西才让的马遥遥领先,跑在最前面,众马紧跟此后,夏吾才让的格吉花马落在最后面。赛场上的众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跑完了一圈,又跑完了两圈。到了第三圈,夏吾才让的格吉花马慢慢进入了状态,越跑越快了起来。到了第五圈,众人发现夏吾才让稳坐在马背上,他的格吉花马飞奔在马群中的速度慢慢脱颖而出了。它把跑道上的马一个一个丢在后面,逐渐跑在了众马的最前面。等跑到最后一圈时,它越加放快了脚步,那步履恰似鹰隼击空,飞燕穿梭,鹿儿跳跃;着地的马蹄恰似雨点,好比鼓槌,又想闪电。到最后,它超过了扎西才让的那匹枣红大马,像风一样在两边观众的掌声和呐喊声中第一个冲出了终点站。

    “跑马赛”中,夏吾才让当之无愧地夺得了第一名。大家纷纷跑来给他献哈达,祝贺他取得胜利。夏吾才让也和群众道着同喜,喜而不骄,乐而不傲,显得那样的随和,也万般的谦让。

    观众群中的华姆也松了一口气,遥望着夏吾才让喜悦无比。

    可就在旁边的扎西才让显得非常的沮丧,瞪着一对怒目,横视并抽打他的马。马疼得不停地嘶鸣,观众就责备起他来了。

    “狼挂起山羊的胡子,改不了凶恶的嘴脸。”

    “山再高也高不出蓝天,水再涨也涨不过桥面,你以为你还是昔日的头人,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

    紧接着马上竞技赛就开始了。在草原众多马上竞技赛中,那天要举行的是马上捡拾哈达赛。

    按排序,夏吾才让在马上拾捡哈达赛中排在最后一个。他牵着马站在人群中,观看对手们的竞技,心里暗暗紧张了起来。此时,赛手们个个都不示弱,拿出全身的看家本领,全神贯注地投入到竞赛中,个个赛手的收获不错,尤其是扎西才让更是收获匪浅。

    当轮到夏吾才让进入赛场时,他还有些紧张,但投入到竞赛的状态中,他内心的暗怕随之消失了。等裁判员一声令下后,他抖动了一下缰绳,他的马前蹄向空中一腾,像箭一样就冲进了跑道。马背上的夏吾才让像一块磐石一样稳健,等马跑到摆放哈达的地方,他在疾驶的马背上换了一个优美姿势,整个身子倾泻到马背一侧,上面的一条腿紧扣着马鞍,下面的一条腿稳踩着马镫,一只手死死控制着马缰绳,一只手耷拉下来,那姿势好比从空搏击而下的雄鹰,也似偏偏起飞的花蝴蝶,动作迟缓恰当,轻盈有力,在飞速的马背上一个不剩地捡起了摆放在跑道上的所有哈达,引得了观众的阵阵喝彩。

    在乘马射击赛中,夏吾才让表现得尤为突出。他一开始驱马疾驶,两腿夹紧马肚,上体略向前斜,胸部自然挺起,动作优美的像个百战不败的钢铁战士。等马跑到最快速度,四蹄腾空的一瞬间,他头不歪,肘不动,两眼直视目标,浑身上下配合的自然柔和,如同腾云驾雾一般,枪响靶落,弹无虚发,全局获胜。

    等裁判员宣布其次赛马会是他全盘获胜的消息后,他就骑马来到华姆身边,接受了华姆献给他的哈达,一手拦腰把站在地上的华姆放上马背,抖动了下马缰绳,用腿猛夹了下马肚,像一支射出的神箭,冲出了人群,在人们祝福的呼喊声里,驱使着骏马驰骋向草原深处奔去。赵有年,藏族,1973年出生于青海省同德县。主要作品有:《浮躁的高原深秋》、《重归故里》、《永不停止的玛尼轮》、《无奈人生》、《马背上的爱情》、《温暖的羊皮袄》、《岁月里流淌出来的记忆》、《欢腾的弦子舞》等。《马背上的爱情》荣获2009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祖国颂”征文二等奖。《欢腾的弦子舞》获《小说选刊》首届全国小说笔会三等奖。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91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