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频道
>>正文

魏则西之死,何以引起舆论沸腾

2016-05-04   来源: 新京报

  第三只眼

  魏则西之死之所以引起舆论怒火,是因为这种肮脏的商业模式已经持续了太久,已经在整个社会积累了太多的受害者,埋伏了太多的怨言。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昨日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有“前科”,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堕落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现在,魏则西之死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因为,这种肮脏的商业模式已经持续了太久,已经在整个社会积累了太多的受害者,埋伏了太多的怨言。大家仍然希望尽快有个终结,同时,这也是对多年来一些部门监管不作为的不满。

  此事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应该依法对全部链条进行调查,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结果。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监管不作为的原因,同样需要调查。

  □廖保平(媒体人)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797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