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一湖跨两州的苦海

2016-02-23 11:38来源: 海南报

    本报记者/肖玉珍

    自温泉向西南行约30公里,有一个水色湛蓝的湖泊(唐时称烈漠海),因其风光优美而载入《新唐书》,成为1300年前唐蕃路上的一个游览宝地。今人称之为“苦海”,是因湖水苦涩不能饮用,但奇特的是岸边水草丰茂,牛羊成群,鸭雁遍地。沿苦海西行50公里,便到达黄河源之北门,花石峡。“苦海”,名为海,实为湖。位于214国道260公里处的苦海滩上,由我州兴海县和果洛州玛多县各管一半,形成了奇特“一湖跨两州”的景象。沿着214国道翻越姜路岭时,就能看到一个水天一线的、有雪山映衬和藏羚羊、黄羊伴舞于周围的蓝色的湖,路牌标示“苦海滩”。暗黄色的草原像一张巨大的粗糙毛毯,而我们狂奔其上的宛若黑缎带的214国道将它割开。

    站在姜路岭的山顶上,这无疑是最佳的观湖点。望着偏安一隅的苦海,苦海像镶嵌在锦绣河山之中的明珠,晶莹夺目。下山前行不久就能看到公路左边竖着一个蓝牌子,上书“苦海滩”,不禁大乐,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是让我们三思而后行吗?

    也许是因为离“千湖之县”果洛州玛多县越来越近的缘故,在苦海滩能感受到浓郁的湿地气候。虽然天气寒冷,湖边的沼泽地已冻的较为结实,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将采访车停靠在路边,采取步行的方式走进了苦海。国道旁的苦海,人迹罕至,然而却像一面明镜,采访组对于“苦海滩”的得名很好奇,这明明是咸水湖,怎能成为“苦海”呢?难道此名得来难道有很凄惨的传说吗?资料上一点也没查到,反而通过询问向导查到一个让人窃喜的说法:凡来到此滩并能走到湖边的人,只要你静心注目一会,所有的苦难和不开心都会被湖水吸纳化解。

    竟然还能如此神奇?如果这是一个谜,那谜底一定就在苦海里。

    为了验证这样的传说,我们采访组一行五人来到了湖边。渐渐封冻的湖面,为你展示了它的坚容风貌,为你在夏季游览此地提供冬日的遐想:环湖辽阔绿染的草原、热情淳朴的牧民微笑、成群肥壮的牛羊、广阔无际的湖面、白云披挂湛蓝的天、水鸟浑然一体。湖畔有花,像湖一样广阔的野花,在湖畔尽情的绽放着,野花碧海,皆一望无际,把花和水的柔情一同演绎成气势磅礴的风景。

    一阵如机枪扫射般的快门咔嚓的声音将我拉回到现实之中……原来是同行的采访记者忙着用手中的相机留下着美好的一瞬间。“苦海滩”名字虽苦,但景色却一点也不苦,雪山映衬着蓝色的湖,野生动物们欢快奔跑在四周,雄鹰在盘旋,显现出的是一派原生态的净美。远眺这水天近乎一色的苦水,你可以感觉到在静谧的高原之上的她是有灵性的,因为,还未完全封冻的湖水中,依稀能看到的自己在水中的倒影,躁动的心安静下来,听见花草树木的呼吸,犹如自己心灵的声音。向导说的对,只要你静心注目一会,所有的苦难和不开心都会被湖水吸纳化解。

    也许,千年前的文成公主在途径此地时,也曾在这苦海边休憩片刻,也被这美丽的风景所吸引。坐在马车上再回望这片湖水,此时的她流露出的是那忧伤的凄美。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16041118129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