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


慰安妇

文/刘金梅

美目盼,巧笑倩,

春风拂面。

玉指纤纤把盏,弱柳腰肢曼舞,

虚与逶迤的艳笑,

凄惶无助的风情,

正在向残暴与野蛮承欢。

女人,此刻,你的名字叫慰安妇。

没有硝烟,历史却有华艳糜烂的伤口,

时时被谎言惊扰、撕裂。

没有刀剑,七十年锐利的疼痛

拷问人的尊严。

祖国,她们,是你的女儿,我们的母亲,

她们的眼泪,会穿透血风腥雨,渗入

我们的梦,使良夜黯淡冰冷!

 

她们是妙年少年,在书桌旁

高诵清雅的汉字。

她们是母亲,

正从田地耕种归来,

乘凉绣花,等爱人回家。

她们是勤劳的女工,在工房里忙碌地劳作,

等晚餐与家人其乐融融。

如今,她们有一个丑陋的名字叫慰安妇。

见证野蛮强暴文明,见证贪婪强奸秩序和人性。

男人,她们是你们的妻子、姐妹,

她们灵魂中的红字,

是历史的脊椎上深深的一根刺。

 

臣子恨,犹未雪,

却见浊浪暗涌,西风暗卷。

 

民族啊会谨记:我们的每一声祈愿中都有和平,

我们的每一腔热血中都有尊严。

壮士会流血,

妇孺绝不会再流泪!

(作者系大通县职业技术学校教师)

(实习编辑:马洪婷)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440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