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握在手中(组诗)


枪握在手中(组诗)

文/铁万钢

◎1938年的华北

 

敌机的轰鸣声在天空肆虐

流星雨般的炸弹,像野兽的铁爪

抓破了美丽的云霞

每一只鸽子深信

那些弹坑,埋葬不了蔚蓝的天空

 

◎炸毁日军坦克

 

把七颗手榴弹捆在一起

把抗战力量捆在一起

怒火满腔的八路军战士

是冲向日军坦克的第八颗手榴弹

 

◎把侵略者赶出去

 

枪握在手中。母亲抱紧儿子

儿子用另一只手把母亲揽在怀中

一个战士倒下了,更多战士在冲锋

母亲,等着我把侵略者赶出去

等着我回来——

 

◎声声慢

 

我的战友没了,冲锋号吹响后

我们再也没有见面。春花烂漫的季节

看到绿色中的鲜红,我就会怀念战友

我的光明世界没了

我的两只眼睛里居然有好几块弹片

是军医用镊子取出来的

鲜红的弹片上除了有我的血

其它都是生锈了的阳光

我的耳朵聋了

一发炮弹落在战壕里,落在我身边

那一声轰鸣,如今已刻录在脑海中

捂住耳朵,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而已

我的一条腿没了

被埋在了华北战场的弹坑里

如今,那里是一片白桦林

更多的腿以桦树的方式站立起来

树干描述着皮开肉绽的侵略史

我的双手没了,我的双手飞上了天

还在云端,向上天索要鸽子的翅膀

 

◎“玉碎”

 

黑雪不挂白旗

纷纷落向地狱

选择黄泉的日本兵

不肯投降

如同顽石,拒绝醒悟

就连今天的有些日本人

死不承认

“玉碎”过的历史

不承认曾经的累累罪恶

不用把“碎”字拆开

全世界也知道

顽石不一定就是玉

但卒,注定是侵略者的下场

(作者系《青藏铁道报》编辑)

(实习编辑:马洪婷)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440404